平特一肖与坛与您同
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文化旅游優秀作品選登

桃花依舊笑春風

來源:雅語清吟訴流弦  發布日期:2019-03-06 15:53  瀏覽次數:1533

北山和東山把三眼峪悄悄地攬在懷里,春陽把三眼峪從早曬到晚。山溝的太陽偏愛三眼峪,它丟開南山,駕車來到北山腳下,遲遲不走,把這兒的土地烤白了,把這兒的桃花曬舊了。把熱鬧的春天早早留在了這塊令人既愛又痛的地方。

一年之中,大寒一過,春天的腳步就越來越近,人們都迫不及待地走出室外,吹著溫暖的小風,呼吸著田野里清新的空氣,興致勃勃,精神煥發。大家像三眼峪開花的桃樹一樣舒展開心。三眼峪的桃花,種植規模比后壩坡大得多,還是新品種:這些新品種只開花不結果,即使結了指頭蛋兒大小的綠桃,不久也會凋落。每年春日,縣上組織全體干部職工義務種草植樹。這些新品種桃樹,就是我們義務種下的。

三眼峪桃樹有兩個特點:特點之一,花朵繁密。花朵們呼啦啦從春天里瘋冒出來,羞紅著臉,一朵朵互相擠壓著、嚷嚷著,手腳都展不開了,互相顧不上搭理。只管浩浩蕩蕩,急匆匆趕著一場心儀的盛會。

特點之二,每一朵花都是復瓣。新品種不是傳統的單層五瓣,而是多層復瓣。有兩層的,三層的,四層的,像微縮版牡丹。像放大的牡丹樹。桃花們紛紛揚揚張大眼睛,歡笑著跑進了三眼峪。

新品種桃樹,個矮花密,大家鉆進花里,人的個子比花高,但花的氣勢完全壓倒人了。那些復瓣花組成了一道道厚厚的紅墻,阻止了人們看東看西,惹得人們不由得大聲呼喚蹲在花間沉醉不起的伙伴。看花賞花的人,徜徉其中,被鋪天蓋地的一堵堵花墻包圍著,被香氣熏染著,暈頭暈腦,有點透不過氣來了。大家極想走進花海,好好丈量三眼峪初春的腳步,把春天吸進心里。懷著熱望走進之后,卻起了快速離開的念頭,那些花兒太密了,密得讓人心焦!讓人失去了仔細愛憐每一朵花的耐心。想看這一朵,那一朵擠進了視線。想看那一朵,這一朵卻探過臉來,哈哈大笑。不知不覺間,只聞得滿園嗡嗡嚷嚷,花兒都張口說話了,花語蓋過了人語,蓋住了蜂蝶呢噥。那種熱鬧,讓人頓生壓力。大概,這里的桃花再怎么美,都會讓人耿耿于如煙往事,讓人記起腳下的土地,記起土地里埋藏的靈魂吧!那場永不能忘記的災難,那塊停放在春場橋邊的巨石,沉沉地壓在每一個舟曲人的心里。何時才能移除,實在說不出個子丑寅卯來。

三眼峪的桃花,不宜近看,適合遠觀。若湊近端詳,就無法把注意力集中到每一朵花上。因為那些花兒太急性了,它們就是一群超級頑皮的孩童,因為窩了整整一個冬天,都憋出毛病來了。好不容易,探到了春的訊息,它們怎能不急,怎能不擠?

我的眼前,仿佛浮現出一幅充滿古意的畫面:

一位清雅的女子,白衣藍裙,指尖觸動著夾道的青草,把溫熱傳給嬌黃的迎春。她走走停停,若有所思。這位清雅女子,是專門趕來閱讀三眼峪春天的。她不想錯失三眼峪的桃花盛會,她不惜風餐露宿,晝夜前行,風塵仆仆。三眼峪的桃花盛會,賽過鑼鼓喧天,鞭炮齊鳴的傳統佳節,這般情景不由讓人想起這位女子所處的朝代——盛唐,想起那個朝代的人們,如何傾巢出動,攜老挈幼共同踏春的盛況。如此看來,古往今來,幸福都有著同樣的滋味。

我喜歡春天是寂靜的,像打著一把紫傘的江南姑娘,羞怯地站在水邊橋頭,眼含春水,心似春花。

我被三眼峪的熱鬧包圍著,一頭一臉的汗,心里盼著來一縷微風,拂去燥熱,換來清涼。

我想念同三眼峪隔河相望的南山。雖說南山為陰,雖說南山沒有平川,雖說南山一片焦荒,但南山自有南山的風采。在那樣的石頭山上,綻開著令人沉醉的桃花。

真所謂:一方水土,養一方花啊!

隔著白龍江望南面的后壩坡,隱約可見焦灰的背景上,映出一片片粉云。像一群少女圍著粉紅紗巾,站在南山腰,向下眺望。

那一樹樹粉白的桃花,像晴朗的東方浮出的片片紅霞,讓人心動不已。我馬上拿起電話,挨個約朋友,急急地向她們推薦那云蒸霞蔚的風景,我說:“去后壩坡看桃花吧,太好看了!縣城真正的春天在那里!不看,會后悔的!”

鼓動了半天,費了半天唾沫,沒約到一個人。幾個朋友都忙著非忙不可的家事,抽不開身。

朋友們感慨著,但并不抱怨,她們甘愿委屈,拋灑汗水,澆灌一朵朵家庭之花。她們深信:春天不會很快就走,春天懂得人心,春天會留一個尾巴給忙碌的人!

沒約到伴兒,也不影響我一人上南山的豪情,我要單獨和春天約會,去賞后壩坡的春。 我一邊走,一邊不由得想起兩年前,我和幾位朋友去后壩坡看桃花的情形。

南山桃花和三眼峪之桃花,大不相同。南山桃花單層,五瓣,稀疏,清靈,是正經的紅,令人百看不厭。

南山桃樹,像古代八大山人一樣,率性純真。它結的桃,鮮美香甜。吃一個想兩個,吃兩個想三個,屬于回味無窮的那種。

    如今,國家鼓勵農民退耕還林,種草種樹,恢復生態環境。新時代吹起了“綠水青山,就是金山銀山”的新號角。

新時代的號角吹響之后,南山悄無聲息地起了變化。

原先種麥子玉米的田地,栽上了桃樹,梨樹,花椒樹,蘋果樹,核桃樹。這些樹在四季里慢慢長大,開始長葉開花結果,不斷地吸引著城里人上南山,賞景買果。

過去的南山,寸土寸金,土地珍貴著呢。大家都不愿意毀掉莊稼種上樹苗。在黨的富民政策的指引下,慢慢地有人想通了,開始在地里栽樹了。

他們在鄉政府領來一捆捆青牙兒樹苗,背上水桶,扛起鐵锨镢頭,上了南山。很快就在平展肥沃的地里,栽滿了樹。

我面前的一塊長條地,竟然全是桃樹,栽得滿滿當當的。

我停下來數了數,栽了十三棵。那些桃樹已經開花了。雖然桃花少,苞兒少。每根枝條上,稀稀罕罕挑著幾朵。但這樣的情景應了一句老話:物以稀為貴!將來的桃兒雖然少,但會又紅又大,像王母娘娘的蟠桃一樣。

這些稀疏的花朵,讓人看不夠。在這兒,你遠離塵囂,遠離瑣事。在這兒,你可以把心交給每一朵在春風中微微顫動的花兒,和它們交流,和它們會心一笑。

有人說:后壩坡的桃花顏色紅,是南山筆架遮了太陽的緣故。桃花嬌貴,不經曬嘛。

還說:后壩坡的桃花開得俊,是因為能澆水的緣故。想想也是,若沒有水,地干了,樹干了,哪來的花紅葉綠?

春去秋來,樹葉兒紅了,隨風落了,收獲的季節來了。一些人家的花椒樹,收獲了花椒,換回了一筆錢,解決了沒錢花的問題,品嘗了種植林果的甜頭。一些人家的桃梨熟了,背到菜市場賣了好價錢。

漸漸地,許多人家比賽著栽樹了。

如今,南山半腰處人工種植的各樣樹木,已經開始搖曳生風了,它們像大山新長出來的一縷縷頭發。不久的將來,我們定會看到南山新面貌,看到筆架新風采。

桃之夭夭,灼灼其華。南山筆架松林蒼翠,遮天蔽日。這些都是我們享之不竭的物華天寶,是我們的鄉情生發的根源,是我們的鄉愁積聚的地方。


詩文作者:李龍嫻,女,漢族,舟曲縣城關鎮人,現任舟曲縣委黨校副校長,作品散見于《甘南日報》和《格桑花》等。


平特一肖与坛与您同 五分赛车免费计划 15876计划网时时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查走势图 大佬彩票骗局 黑龙江22选5开走势图 吉林市时时彩开奖 快速赛车有没有假 彩票送20彩金下载 广东11选5单双大小稳赚 香港二分彩是什么性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