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特一肖与坛与您同
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文化旅游優秀作品選登

舟曲行記

來源:微游甘肅  發布日期:2019-03-18 10:13  瀏覽次數:1712

打馬過舟曲

陽光,刺穿藍天。雄鷹的翅膀,覆蓋了山和川。

風吹過,像海,在山地峽谷、草海灘涂深情地洶涌,成為彼此的隱喻。我收起縱馬的韁繩,放慢與舟曲的短兵相接。黃昏即將來臨,我看見,羊群像漫過草本的經書,白云一樣歸攏。

歲月的骨頭還沒腐朽,拉尕山、翠峰山、大峽溝、大海溝、龍王溝、巴寨溝、賽爾布、博峪梁--------疏浚了塵世的疼痛。時光的銼刀,高高地舉在山頂,把泥石流、地震,把天災、人禍,與日月星辰、飛鳥走獸一并修補雕刻。每一道紋路,都是鄉愁的經緯,讓呼吸緊湊。

一塊念佛的巖石,獨隱于斯。從摩崖石刻、峰迭古城遺址、果者堡遺址、華年古城遺址和石門溝古棧道淬出的古風與佛心心相通。我塵緣未了,舟曲拒絕為我剃度。我只能從暮鳥的叫聲里拾起一枚梵語,護佑肉體和精神的雙層歸宿。

我投石問路的身影,消瘦而單薄。背負詩歌的贊美,我的馬蹄跌宕洶涌。喊一聲舟曲,含一聲“藏鄉江南”, 我看到折疊長長的思念,風生水起,從甘南,從舟曲,以一紙江南般的柔情,揮毫潑墨。


拉尕山,始終保持著一顆佛心

只是,我始終不能忘卻最初的山脈,始終保持著一顆佛心。

光陰很肥。一枚梵語站在山頂之外。白云和霧嵐,日月和星光,花草和蝴蝶,為舟曲淬取最美的風骨。美麗的容顏呼應著因緣的起起落落,喊一聲拉尕山,喊一聲舟曲,喊一聲奔跑的草木和動物,血液中,汩汩流動著濃醇如酒的激情。

時間低于一拍,折戟沉沙,環佩的叮當聲隨江水東去。我無法眺望或者目送雄鷹將翅膀插進白云的戰栗,唯有截一枚鳥聲,丈量拉尕山的高度,和廣度。

春秋時的月光,還在為白馬、氐、羌做著美夢,西漢的“華陽古城遺址”和 初唐的“占單寺”,還在左右拱衛。古老的拉尕山,保養得完美。藏寨、溪流、草地、森林比肩相連,被林染過色彩的風,在修煉成性的鳥鳴里,躊躇滿志。

拉尕山多情,傾聽拉尕山向上的決心。


沙灘國家級森林公園,續寫著醉美的詩句

怎么會這么美?舟曲的詞牌,潤濕了甘南的胸膛。在3萬公頃的旖旎里,將花草坡、人民池、苜蓿灘、嗄河壩、那下橋和江邊溝,連接成一幅可以移動的畫。一枚鳥聲,剝開就可以看見公園的清秀之眉。

花草坡絕美的春光,在懸崖、瀑布的優雅中外泄。森林、草場奔涌而來,揮毫蘸墨繪出水墨公園浣洗晨霧的清晰,將霧霾和喧囂深深壓住。

人民池,把心空出來。過濾了紅塵和雜質。千年時光的罅隙,生長出高山天池、幽谷飛瀑和原始森林。一葉心音,足可慰藉平生。

苜蓿灘,在闊綽的風物和時空里被苜蓿拖進夢幻。絕壁林海、白練瀉山澗、九曲十八彎、水漫苜蓿、苜蓿灘梁、民族包、風情閣、梅花鹿苑------昭示著自然風光和人文景觀的縱橫。

沙灘森林公園,一個綠色的世界,一片生命的凈土,續寫著舟曲醉美的詩句。


峰迭古城,時光深處的磨礪

在時光深處磨礪的古城,踏著詩歌與編年史的平仄,發芽了一朵安身立命的詞語,坐等枯木逢春。

遠古的風,提著云朵而來。峰迭古城,是否依然是舟曲的軍事要塞,已無關緊要。要緊的是,它催開了甘南的千萬盞月色,在甘南風雨如磐的日子里,可以有所依傍。

很想,以平和的心態,漫步峰迭古城。從古城里長出來的意象,譬如那些古遺址、古墓葬、古城堡、釉陶罐及繩紋瓦片燈,正一點一點蘇醒。曾經的智慧,悠悠而來,深入舟曲的夢境。浮云讀不懂舟曲的心事,唯有流水,在不斷地沖洗著舟曲的喧囂。

褪掉身上的一襲風塵,我聽見了舟曲的談笑聲,看見了商人來來往往的背影。舟曲,張開用時光磨礪的肩膀,正朝向風和日麗的成長。


舟曲泥石流紀念館,抵達理性的渦旋

聲光電,可以刺穿日子,重現真實場景。

從山體的一個口子,抑或一棵草的顫栗開始,泥石流,漫延著血紅的舌頭,一寸寸,不,一米米地吞噬著一切。

冰凍的尖叫,倉皇的啼哭,攪亂了天地的秩序,恍若是舟曲的心臟,一瞬間,就被擊穿。

這樣的時刻,整個舟曲大雨滂沱,整個甘南大雨滂沱,整個中國大雨滂沱。

奪取搶險救援的勝利!黨中央、國務院,朝著舟曲的方向,大手一揮。

搶險隊伍從四面八方緊急向甘南舟曲縣集結,一場抗擊災難的戰斗打響了。

永恒就在這里,偉大就在這里。中華民族萬眾一心、共克時艱的堅強意志聚合在舟曲,用一首最完美的戰歌,譜寫了舟曲在2010年生命的軌跡。

藍天,依然是那么肅穆;陽光,依然是那么慈和;流水,依然是那么澄凈;樹木,依然是那么安詳。

一切,雅美,圣潔,醉人醉心。

在舟曲泥石流紀念館,我不能不把驚險表達清楚,不能不把愛和崇敬寫盡。


做舟曲藍天下的一只雄鷹

現在,我要開始抒情。舟曲的萬物都納于視野,被傳統和現代豢養的美好,絲絲澆入每根神經。

濕漉漉的風中,有甘南的體溫和淡淡的體香,我仿佛看見舟曲走出春閣,把滿地的旖旎踩在裙底下,將我所有的愛招安。

如此,我必須動用所有的唐詩宋詞,像碑林的墨跡,千年萬載壓住一唱三嘆的流水,直至地老天荒。

目光,隨風奔涌起來。藍天下的熱土,以靈魂的綻放傾覆了遠古的黃昏。請讓我以最輕盈的羽翅,在東山轉燈節、巴寨朝水節、博峪采花節、天干吉祥節、坪定跑馬節等民俗節慶活動中,扇動著詩意的交響。

如果可能,我更愿意就這樣一直翩躚下去,任眼眸里倒映一座甘南絕版的藍天。


  作者簡介:溫勇智,筆名溫穎,作品散見《星星》、《清明》、《上海詩人》、《詩刊》、《文學港》等,先后獲云南方塊詩歌、新疆“塔里木河”杯、湖南葉紫杯、陜西“太白杯”、河北首屆曹操杯等14個全國征文一等獎及甘肅第六屆全國散文詩大賽、河南鶴壁詩賽、《星星》寶箴寨詩賽、福建媽祖征文、上海禾澤都林征文、北京“門頭溝”全國征文、中國詩歌網“新時代歌詠”等省級以上征文獎兩百余次。



平特一肖与坛与您同 123kjcom手机看开奖结果 群英会app下载 5555kj开奖直播118 山西新11选五购买技巧 上海时时十一选五 河北河北快三走势图 26选五走势图 nba比赛分析预测 97彩票官网app 体彩6十1走势图500期